业余鬼话分享者
&
🈲不开心
&
Always miss u
1994.3.29-2019.10.14

好听哭!!!!
华真的用心了!

团魂炸裂
NEXT一起走花路吧🌸

故事

斧头帮冷面杀手昊×新闻社打工少爷丞

永远的25岁
永远的口袋妹妹
永远都是我的宝贝
谢谢姐姐那么勇敢地做自己
我比流言蜚语更早认识你
天堂都是善良的人
你要在那里自由地活着啊!

【皇权富贵】溺亡

第一人称

人设未知

没头没尾系列


—chapter 01—


  厌倦了自己的谎话而丧失生命。

  

   


—chapter 02—

  

  我离他不到一米,他就坐在我的左边,手指间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。

  我跟他聊天,他翘着二郎腿。聊的是什么我忘了,但他看上去状态不错,很开心。

  范丞丞老了,白发看上去有些扎眼。

  中途他几次想点燃手里的烟,我成功阻止了他。见我不喜欢他抽烟,范丞丞只是笑了笑。最后一次,他点燃了那根烟,吐出的烟雾把他遮住。

  梦结束了。

  我望着面前一片死寂的黑,呆呆地怔了好半会儿,而后翻了个身,想睡过去再梦一次。可我睡...

【皇权富贵】事后

不超过一千字的速打短文

“你相信爱情吗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爱情,”黄明昊将头贴在范丞丞的胸口处,安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,“永恒不变的爱情。”

说完他抬眼,眸光璨烂如若星河。

范丞丞坠落在他的目光中,情不自禁地低头吻了吻他的眼睑,而后一路滑下,停在了他带着甜味的嘴角,似亲似吮。

“我不相信永恒。”他只手撑起头,拇指指腹轻轻地在黄明昊的脸上摩挲,“但现在爱你的感觉我会记一辈子。”

闻言,怀中人勾起嘴角。

黄明昊抓住范丞丞的手指,伸出舌尖绕其指腹慢慢地舔舐了一圈。湿润软滑的舌苔裹着带茧的指腹,像黑暗中悠悠长出的玫瑰藤蔓,把人连着魂魄一并卷入深渊。而后他探起身,两双唇瓣紧紧相贴。

“我...

【皇权富贵】一千字小短文速打

没头没尾小故事系列


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哎就是……” 

  黄明昊低头看着白色的帆布鞋,脚后跟一下下轻点着地面,插在衣兜里的手紧张地攥成拳头,浓黑的睫毛在令人微醺的橘黄色路灯下扑闪着金莹的光。

  对面,范丞丞安静地看着他,像是很有耐心地在等着后半句。

  “丞丞……”

  一句开头反反复复说了好多遍。他急躁地隔着衣衫狠狠掐了自己一下。

  “嘶——”

  肚子上的白肉像是被拧成了一朵花。

  范丞丞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。

  黄明昊...

2019/9/14

上班的时候看到健哥来店里买衣服,心里莫名一暖。明明是彼此印象都不深刻的人,再见时却有种特别的亲切。
不敢主动上前问好,只是远远地瞅了几眼。还好,总觉得一切都没变。
好像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里,某个人一旦消失,那么相对应的,他的人生,在自己的视角里也就等于按下了暂停键。
总之,有人一直在成长,但有人永远停留在旧时光。

btw中秋快乐!(虽然晚了两天)

2019/9/4

楼下传来一对父女的对话。

女孩:爸爸你去哪里啊?
男人:我……
女孩:不可以离家出走哦。
男人:……我就是去……
女孩:反正就是不可以离家出走哦!
男人没再说话。
耳边最后响起的是电动车开锁离去的声音。

短短的对话背后好像藏了许多故事。
也可能什么都没有。

第一次用ps作图
没想到还是这么糊
还有溢满屏幕的青涩
下次争取再做的精致些kkk

埋了差不多三年的老梗
再写不出来我就只能弃了(不!)

Step On The Cosmic Path To Find You. ​

I Fell In Love With The Devil ​​​

“热爱能抵岁月漫长”

【皇权富贵】三邻四舍 12

ooc

多重人格障碍丞×腹黑昊

勿上升!


12


#


“想把你变成一个小人。有多小呢……啊,小到能放进口袋里的那种!”

男孩眯眼望向天空,伸手比划出一个模糊的形状。

“为什么?”他明知故问,只为听到男孩亲口的回答。

“笨蛋!因为这样就能把你保护起来啦!”

“哦——”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眼眸中透着明澈的光芒。

得到了预料之中理想的回应,男孩像是受到了鼓舞,继续滔滔不绝地畅谈着那如童话般美好的设想。而他依偎在男孩身边,专注地聆听着,像是和男孩一起穿梭到了那遥远的新光年。


是啊,变成你口袋里的小人,永远守护在你左右。

那分明是连做梦都梦不到...

“是谁来自山川湖海,却囿于昼夜,厨房与爱。” ——《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》

范丞丞值得

【皇权富贵】小确幸

高冷小裁缝昊×憨憨水果店店主丞

短篇1w+

一个平淡如水(没有情节)的小故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零】


  老街上有两排店面。

  水果店在右边,裁缝店在左边。


  两个店铺正对面开着。

  店里的人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


【一】


  “小裁缝,帮我修一下裤边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门外一个穿白色背心,大黑裤衩,脚下拖鞋踢踏踢踏响的男人走进了不足五平方米的小店。...


【皇权富贵】私奔

短篇9k+

OOC

黑道丞×黑道昊


01.


他一向无畏生死,却都不曾像现在这样惜命如金。


02.


“丞仔,这里!”

一个顶着橘红色莫西干头,穿着皮衣小脚裤的男人朝范丞丞招了招手。

范丞丞闻声倒退几步,偏头,见黄明昊正蹲在岔路的空地上晒太阳,几只野猫绕着他走了几圈,为讨要点食物不惜亲热地蹭了蹭他的裤腿。范丞丞站在原地看了会儿,然后朝他走去。

顶头日光晃眼。见来人走近,黄明昊眯起眼睛朝他伸去一只手。

“干嘛?”

“给根烟抽抽呗。”

范丞丞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盒,挑了根递过去。

黄明昊接过,微皱起眉头打量了一眼烟蒂上的花纹,喃喃自语道:...

我一定能在两点前赶出一篇文的!

熬到半夜看完了《我等你到三十五岁》
之前只听过这个故事的大概
但只是“大概” 就已经让人觉得悲哀

从《浮生六记》一路看过来
刺痛的真实 骨感的美丽
再到最后渗透纸面的绝望
像是和他一起沉溺于深海
别人都是往上挣扎
只有他安然地下落

太过痛苦的人
往往体会不到难受的过程
他们一头栽进绝望里
连小小的挣扎都做不到

看完故事以后
想到了张国荣《今生约定》里的一句歌词
——愿意今生约定他生再拥抱

不必了
今生错过的人 他生也不要再见最好

2019/8/15

早起时想到了过去的一件事

小时候在街上见过两个农民工打扮的男人 一个走路背着手 另一个跟在一旁贴的很近 俩人都只看着面前的路 也不四下张望 正面看不过是平平常常的朋友并行 但当他们走过时再看 却发现背手走路的那个男人正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 彼此的手指相扣在一起 看上去很是甜蜜 只是这样的小浪漫都被他们藏在了身后 

我那时候顶多算低年级小学生 虽然还没什么同性意识 但也能感觉出什么 记得过后还问了妈妈两个男人牵手意味着什么 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在那个...

【皇权富贵】三邻四舍 11

ooc

多重人格障碍丞×腹黑昊


11

#

被光怪陆离的梦所割裂的人生

像迷雾一样难以被占卜的命运


我们像故事里任人书写的角色

身不由己地走向那既定的结局


背负过去的人啊

请你穿越迷海找到我


请找到我。


阳光透过玻璃窗,像是经过了一层滤纸。纯净至清冷,清冷至圣洁。

黄明昊睁开眼,看着光影下闪动的浮沉,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——这是入冬以来难得的好天气。

他偏头看了眼床对面还在酣睡的某人,平静的心跳隐隐间添了份雀跃。

时间尚早,黄明昊如往常般安静地等待那少年苏醒。像等候海平面上升的日出,迎接着他的天明。不知过了多久,见那人的睫...

看《魔道》自闭系列

薛洋对晓星尘爱恨交织的感情让我难过

晓星尘和宋岚彼此之间来不及言说的遗憾也让我心疼

每个人单拎出来都是一部悲剧

恨是真的 但爱也是真的。


意难平啊

我的心在流泪。

【皇权富贵】三邻四舍 10

ooc

多重人格障碍丞×腹黑昊


10

#

“哈!神仙哥哥是你啊!!!”

怀中人忽然睁大眼睛,目光炯炯地看着他。

——神仙哥哥?

黄明昊愣了愣,缓缓发出一个疑问感叹词:“啊?”

“不对不对!我一定是在做梦!”

他说着闭上眼睛,等了三秒钟后再睁开——眼前依旧是那人清秀的模样。

“嘿,这梦的时间怎么这么长,”他伸手朝黄明昊的脸上摸去,而后用力一捏,“这手感,还挺逼真。”

“不是,你等等,我还没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!!!”黄明昊一掌拍开他的手,吃痛地捂住脸。

听到黄明昊的叫痛声后他怔了片刻,而后终于如梦初醒般慢慢地咧开嘴笑了。

“我的妈呀原来不是梦,”他噌地...

『未来行者』

【皇权富贵】三邻四舍 09

ooc

多重人格障碍丞×腹黑昊


09

#

我终究还是不敢轻轻吻你一下。


#

——告诉我,这是喜欢吗?


范丞丞把掌心蜷缩,又松开。黄明昊肩膀的余温好像还残留在手上,像玄幻小说里的内功一般,展开就会冒出一团火,攥紧就摁灭。他的体温仿佛就这样刻在了自己的身体里,再也散不干净了似的。


其实在黄明昊外出的时间里,他就曾这样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。


是喜欢吗

对他的感觉

是那样的喜欢,还是,仅仅指朋友的依赖?


从第一次见面时想法设法地给我留下印象,到后来无论大事小事都不离不弃地陪伴在我身边

这到底,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?


范丞丞靠回椅背,不...

古城堡里吸血鬼王子和他的骑士

【皇权富贵】三邻四舍 08

ooc

多重人格障碍丞×腹黑昊

 

08

#

他们又逼我吃药了。

都说是为我好,可我总觉得他们在害我杀人。

我每吃一粒药,你就得挨一刀。

他们说你只是个不存在的假象,还说你已经走了八年。

可是你掌心里的温度,我分明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。


我们不是还在昨夜聊到过去了吗?

那时的你可比现在精神气派的多。

而我也是个只知道一遍遍唤你阿哥的傻姑娘。

我还记得那年夏天的傍晚,我坐在你的摩托车后座,你带我去看落日下的大海。

我还记得在池边的柳树下,你抱着吉他唱诗唱远方,还歌唱你面前心爱的人。

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抱起昊昊时,激动地说不出一句话的样子。

你看着我,...

【皇权富贵】三邻四舍 07

ooc

多重人格障碍丞×腹黑昊


07  

#

阴暗逼仄的空间,因许久未开窗透气而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——茶几上全是吃剩下的快餐盒以及横七竖八的啤酒瓶,烟灰缸里的烟蒂早堆成一座小山,装不下的就散落到地板上,沙发上也是大致的混乱。几乎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。

人去楼空的老房里只剩下过往生活的残骸,而在这些人为留下的痕迹中偏又嗅不到一丝鲜活生命的气息——这里似乎只是行尸走肉者的寄居所。

——荒凉,破败。

他站在门口,踌躇着要不要进屋。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吧,但隐隐约约又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常客。

阴森压抑的环境易引起生理上的不适,他皱起眉头决定离开,却在转身的霎那闻到了一股自...

1 / 2

© 凌晨两点清醒日记 | Powered by LOFTER